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老家里的冬季精美

时间:2020-12-02来源:情爱故事网

一九二九,关门冻手;三九四九,冻死猪狗。现在已是进九的季节,烤火煨酒、走亲串友的日子到了。

冬天黑的早,六点多就看不清东西了。墙边早堆了一大堆干过性的树疙瘩,一个树疙瘩两人才抬到边。添些树枝枯叶,用火一点,燃起来的疙瘩火,会一直燃烧到阳春才熄灭。这期间煮饭、炖肉都在火完成。

天色暗了下来,放牛人和牛儿也回家了。慢慢升起来的雾罩着一层白霜,稍有风吹,树叶嗦嗦颤抖。人的脸上象有一片薄薄的刀一次次刮过,象理发店的最后一道工序刮脸,生疼生疼的。

到了冬季理发的次数减少了,留长长的头发,似乎可以保暖。也不用咋呼儿子那长过眉毛,遮过耳朵的长发,冬天似乎给人已宽容。

冬季里人们穿着棉衣肥肥厚厚的,尤其是老年人仍然习惯那肥大的棉裤、棉衣。对现在的保暖衣、羽绒服不感兴趣,穿在身上轻飘飘的,怕不能抵冬风一吹。老头爱在腰间系丝帕一围一栓,呵呵,比谁都暖和。脚下的农田鞋,脚上羊毛织成的毛袜子,把秋裤扎在毛袜子里一裹,嘿嘿,寒从脚下生,再也生不起来了。

年轻人当然看不上这身行头了,再冷也要把羽绒服敞开,走路扇一扇的。露出里面的毛衣,干练、时尚。有时也冷,说话都有颤音,但就不多加一层衣服。老人常翻白眼给年轻人,装啥二杆子?多加一层衣服难看不到哪去。

入冬,那是储存各种物品且慢慢享用的时季。且不说瓜果蔬菜,腊肉。光看房边那成堆的干柴和疙瘩就知道冬季是温暖的。老人爱对年轻人唠叨,平常干活带一点,甭到时候了才使猛劲往回背。勤人背三遍,懒人压断腰。

房边空坝上支起高高长长的木架,架上是红红的拖下来的柿皮,细细长长。用细麻绳串吊起来的柿饼,一串串,一排排过去,就等夜半的白霜,一次次地变甜。偶有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不怕冷的喜鹊飞来啄柿饼吃,人们也不吼叫。说喜鹊是报喜鸟,它来了,好事就来了。

火塘边的挂钩上有烧水的茶壶。一天下来淘米、洗菜、泡茶、洗脸、洗脚、加上给们洗小衣小裤全都是开水。又不出钱,想用多少全凭自己。到晚上就换成挂鼎锅了,锅里一般是炖猪蹄子。更多是煮第二天才下锅的花云豆,豆子粒大饱满,用火慢慢熬出来很香,花费的时间比煮红小豆要多几倍。红红的火焰舔着锅底,花云豆在锅里不停翻滚。时不时用勺子搅一搅,香味弥漫开来。

往往晚上这时,就把已睡着的最小孩子顺放在怀里。边翻烤白天孩子踏湿的棉鞋,边楼着孩子,轻轻的拍着孩子的屁股,身子一仰一晃悠。口中嘤嘤唱:幺儿幺儿乖乖,不吃妈妈奶奶…. ..

老爷子吧嗒着烟斗(当地叫烟果子),爬在腿上酣睡的是大孙子。大孙子把头枕在老爷子的腿上睡,嘴角口水一滴一滴成丝线往下流。孙子时不时用手抓几下后背嗯嗯几声,老爷子帮忙摸几下,他又睡着了。老爷子给大孙子出了道题:院后一只虎,一枪打死二百五,一个麻雀担四两,多少麻雀担得完?孙子没算出来就睡着了。白天小子在学校疯很了、跳累了,算不出来枕着爷爷的腿就睡着了。

冬日里乡下孩子总有冬天的游戏,打垒球、铲核桃、踢沙包、飘飞机、抓子儿、触电、跳房、跳绳好多好多, 全是自产的游戏,不用化钱买的东西做成。单单跳绳一项,让小子冬天里头上冒烟,身上出一身汗。两人甩绳,三人一起跳并要唱:江姐江姐好江姐,你为人民洒鲜血;判徒判徒蒲志高,你是人民的狗强盗…

腿脚要与甩绳的人配合一致,不然脚踏绳就算输,换别人跳了。常常有拐气的孩子加快甩绳和唱的速度,用力甩绳让跳的人跟不上节拍。孩子们其中只要有一人一慌,就输了,就该下一轮了。换上的另一组人也是这样做,也想让跳的这些人下不了台,再由他们再去玩。通常是几个回合下来半岁宝宝癫痫发作吃什么么药每个人就只冒汗和出粗气了。老师在一旁欣慰地欣赏,是呀,教室里不许生火,孩子毕竟还小,课间十分钟不再到室外活动活动,这冷天冷地地,谁受得了。嫩手嫩脚地,怕也会冻坏的。有了这些游戏,体育课、课间休息老师统统会把孩子们赶出教室玩,不仅能热身,也能增强体质。

老太婆吸的是水烟斗,装上儿子在外面买回来的绵烟丝,夜夜听见:“噜噜噜…”吸水烟斗声音。现在年轻女人不再喜欢这水烟斗,也不吸烟,只是很好奇这像艺术品的东东能发响声。铜质的水烟斗有些年代了,是的婆婆传下来的,拿在手里有明显重量,是真铜打的哦。老太婆取下前端装烟部分用嘴吹了吹,对女人说,睡吧,别等了,都不知道啥时才回来,明儿还要早起呢。

女人是在等孩子他爸,他爸到狗娃家吃饭去了。每年冬天,尤其到了下雪的日子,农家人就开始挨家接户地杀猪。杀猪时要叫些人来帮忙,其实是把团转四邻喊到一起吃肉喝酒,很热闹,主家备很多菜,最好能叫上几个当地有头有脸的人来更好,所有人好像过年时的兴奋。乡下叫吃刨膛(只是音对,至今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哪两字)。一般女人来了就是洗菜、生火、做饭、煮肉、煨酒;男人来了一部分去打牌,一部分手巧的帮忙褪猪毛、翻猪肠、挂肉。末了就是五六桌一字排开一起开吃,这些农活基本上算做完的日子是最神仙的日子。

男人们天天这样到东家去西家,自然少不了同桌的比拼酒量。红着眼吼叫划拳:“一心敬哪,二红喜呀,三桃源哦,四匹马…..”

五六中桌中总有几个人倒下,老人、女人、孩子们吃毕后并不着急回家,而是站在那比酒的桌子人身后观看。如果看见有年轻媳妇暗地帮自己男人用水代替酒,再挤眼也没用。

而齐声喊:“不算数,不算数,重来!二娃子,那是水,是假的。不行,不能捉二娃子….”

二娃子摆摆手说,我不和你计较,再来抽搐有什么治疗方法。六六顺哪,七个巧!呵呵,你输了,真的要喝…”他连输赢也分不清了,软塌塌地爬在桌子上,手还一晃一晃。终于“吧嗒”一下把整个手杆摔在桌上的菜碟子上,满桌子上的碟子砰砰一正乱滚。

人们都哈哈哄笑“二娃子,喝酒喝不赢人家,不行了。醉了,这回真的醉了。快给人家架回去…”

终于等到几人把男人架回扔到床上,他们说,只多喝了一点点!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女人就忙起来了,把孩子塞给正在骂儿子的婆婆怀里:又出去充能干装疯了?不晓得自己几斤几两?

女人赶紧倒水,拧干毛巾给男人擦脸洗脚,扯下衣衫满身擦,女人已习惯这个笨猪样儿了,一通下来,连洗脸盆里的水都带酒味。再用力把猪推到床里面盖上被子,再回到火塘边抱孩子。

老太婆看看女人埋头在打盹,说“别熬了,熬鹰哪?!”

女人翘起嘴:“满屋子酒气气,再说,你儿子一下还要喝水哪!喝水了就对了。”

老太婆笑笑:“都晓得疼他,都是让你给惯的,没样儿了。哎,早些年媳妇都怕婆婆,现在不兴这个了,好哇!不然,娃儿呢,你要受多大罪哟。”

女人抬起头说:“妈,你是个好人,不会让我受罪的。”

老太婆:“那当然,听我婆婆的婆婆讲,有个女人叫苦女子,小时候给一家当抱女子(童养媳)。天天受婆婆的气,男人也不敢管。天不亮就起床推磨碾米,作饭、烧菜,一样也不能落下。都半夜了还不能睡觉,天天上眼皮打下眼皮,没精神。有天晚上实在熬不住了就唱:瞌睡神,瞌睡神,瞌睡来了不由人;啥时等到公婆死,一觉睡到大天明...没唱完,住在隔壁的公婆听到了,问苦女子,你唱的啥?苦女子说,瞌睡神,瞌睡神,瞌睡来了不由人;只盼公婆活百岁,天天早上叫我们…”

女人一听,呵呵,真的,假的哟。

北京哪家医院治羊羔疯火里的火越燃越旺,火苗发出:“胡胡胡…”地响,老爷子把烟斗一磕:“火在笑,亲人到咧”。

话音未落地,门外狗就叫了。厚厚地大门被推开,吱吱呀呀半天才挤进个人。随人进屋一股冷风骤然刮进来,火苗忽一下飘向女人。女人大叫:“快关门,快关门”!

来客是邻居家的老人,人老了,瞌睡少,就爱找同样的老头串串门,摆摆龙门阵。反正也睡不着。老爷子先把烟斗给来客,就唤女人去煨酒。

乡下人烤火有个习惯,就是坐在火塘边,边烤火边喝酒。啥菜也不用,当地人叫“杠火炉神”。就是把当地的土包谷酒用麻土酒罐子装上,再住火塘边一煨,直到罐子上的包谷塞子煮起来了,才倒到每个喝酒人的手上的杯子里。当然乡下人喝酒的杯子也大的很,起码一杯装一两。一口是喝不完了,但这酒一口没下去,先是那浓浓地酒味直窜你鼻子。喝下一点,从舌头开始到喉咙到肠子九道弯后落入肚子,一路烧下河。呵呵,这才叫烧酒啊!

城里人或离开乡下到城里生活了几年的人回来了,很鄙视这种喝法,乡下也叫喝光蛋蛋酒。城里人会很不肖地说,这哪叫喝酒?用话下酒,受不了!还不如说喝酒下话呢,嘿嘿…实在没意思透顶。

床上男人吆喝要喝水,喊叫嘴干的很。女人起身端起早已凉好的开水进屋了,伺候完就把孩子放到也上床的婆婆身边。再也不管火塘边那两老头摆那又长又臭的龙门阵了,不知道那酒这么慢慢抿到何时才停止,话要说到鸡叫几遍才说完。算了,女人麻利脱下衣服钻到男人被窝中。呵呵,猪儿就是暖和哦。想想,真好呢,真的能睡到大天明!没想完,她已合着男人鼾声,做自己的梦了。

窗外雪在轻轻地飘,静静地山村夜,正在缓缓变得晶莹。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今宵别梦寒,轻歌谁来伴伤感

下一篇:笼子里的囚鸟优美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