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心路(第23章)-

时间:2021-04-05来源:情爱故事网

    这天,顾跃明接到姐夫马明阳的电话,他说,已经给他找到一间合厨的房子,房间虽然不大,但离学校很近,文文马上就上学了,将来接送都十分的方便,现在接送是有点远,当将来就好了。顾跃明一听很是高兴,赶紧把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告诉辛亚玲。
    下班回来,顾跃明、辛亚玲草草地吃过饭,便随着姐夫马明阳来到一栋大楼前。一阵寒暄过后,一个中年人把他们带到三楼,打开门进去,一间不大的房间展现在眼前。
    这是两家共用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的房间,邻居住着一户人,邻居不在,顾跃明用走步的形式丈量一下房间的大小,那中年人便说:“这间房子有十六平方米,东西不多的话,完全可以住,这里放张大床,那边摆放写字台。单缸洗衣机放这里。”那中年人边比划着,便给顾跃明两口子讲解。马明阳也在一旁参谋。
    在厨房、卫生间一阵查看以后,讲好了借用事项。水电费、房租费按时交道房管所,注意安全,因为是家庭用房,其他事项也就没在要求。
    房子做了简单的粉刷以后,顾跃明一家从厂前单身楼搬进了这栋七十年代盖好的军工楼。这个条件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因为彻底解决了孩子入托、入学的问题。厂前虽然也有幼儿园但和生活区的幼儿园比起来有差距很大。厂前的幼儿园只能算寄托孩子,学前教育的力量实在不行。而生活区的幼儿园有比较雄厚的教学力量,开办了学龄前的兴趣班,手风琴,小号、英语班,这对有学龄前儿童的家长来说,生活区的房子有极大的诱惑力。
    顾跃明一家开始了正常的生活,早晨送孩子是顾跃明的事,他把洗漱完毕的文文往自行车架上一放,骑上自行车不一会来到生活区最大的幼儿园。
    “文文下来,到老师这里来!”幼儿园门口站着几位幼教老师,其中一位对文文热情的说。文文向老师招手:“严老师好!”便下车奔向老师。
    顾跃明看文文很高兴的奔向严老师,便向严老师找过招呼,顺着送孩子的人流向厂区骑去。
    顾跃明一进办公室,科长走进来,给他安排一项任务,代替他参加第二十八次岗位大检查,并交代了要检查的内容,顾跃明把很多要点记在小笔记本上,这个习惯是他多年养成的,学徒那会,他师傅池玉龙给他交代的事儿,他总会忘一样,这让师傅很不高兴,以后就慢慢地养成了只要是付给他交代的事,他都会背着师傅记在本子上,渐渐地他做起事情来很有条理了,也得到了师傅的认可。从这以后,凡是要办的事,他都会记在本子上。
    九点在办公大楼下集合,各个科室的人都参加了这次岗位大检查。岗位大检查是企业为加强管理的基础工作而进行的一项督促性工作,目的就是通过检查发现管理上的薄弱环节,整改薄弱环节,弥补不足,实现企业管理水平的更高层次的提升。它主要是考核岗位专责制、巡回检查制交接班的事项专责制度的执行情况。
    由企业管理科的牵头的岗位大检查正式开始了……
    检查组一行人来到机修车间,这是顾跃明成长的地方,他先后在这个车间工作了十四个年头了,对于车间的每一个角落他都很熟悉,因此,不用介绍你都能轻车熟路的找到。
&nbs难治性癫痫的治疗方法p;   在车间负责人的带领下,检查组一行在车间各个角落开始检查设备运行情况,顾跃明是负责检查设备的,机修车间所有运转设备都是他检查的职责范围,他逐台对正在运行的设备和停运的设备进行了润滑、备件的缺损、设备存在的缺陷进行全面的检查,并做好记录。正在这时,同在检查组的另一个同时向他招招手:“小顾你过来,看他们的休息室。”
    顾跃明心想,休息室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是那个样子,一张大桌子,几个长条凳子。但他又不好拒绝她。于是,停下手里的活,三步并着两步跑过去,和她一起进了职工的休息室,一进门,顾跃明有些惊愕,“啊,这么美啊……”
    只见,墙面上,装饰着两块设计精巧、布置合理的版面,上面贴有彩照、个人规划、练兵卡、考勤表、竞赛栏……整齐中带着几分庄重,朴实里有些许明快,工人们的责、权、利在这四方园地里一一体现,可见设计者的独具匠心。再仔细瞧瞧,蓝色的窗帘盒与墨绿的窗帘布搭配得十分协调,苹果绿色的角柜,椭圆形的桌子以及造型完美的暖瓶、茶具、折叠椅摆放得错落有致,呈现出几何图形特有的美;还有吸顶灯、幽雅的山水画、七色的鲜花,把这休息室点缀得典雅而又华丽;窗前鱼缸里转动的彩车、畅游的金鱼,又给小家平添了几分灵动的色彩。职工们来到这幽静的环境中工作、学习,是多么的舒心和惬意啊。“没想到啊,我走了没几年,班组就有这么大的变化!”顾跃明看着这些变化,发出由衷的感慨。
    车间的工会主席正在向检查组介绍经验:“我们的企业正在进行改革试点,企业今后如健康的向前发展是我们面临的问题,车间党政的在实践中不断地探索,逐渐摸索出一套适合现代企业管理的工作方法,通过一对一,先进带后进,一个扬正气,促进步的良好氛围已经形成,职工思想觉悟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在职工之家的建设中,每个人都在发挥着自己的力量,你看,‘职工之家’就是职工的辛勤劳动。”
    检查组又对其他车间进行岗位大检查,一整天过去了,顾跃明所到之处都是一番新景象。设备的润滑、巡检,维护纪录都很很详细,在指出几处不足,之后的三天里,大家又对其他车间的职工小家进行了参观,到处都充满了温馨的气氛,还专门开会议,对这次岗位大家检查进行讲评。
    刚开完讲评会的顾跃明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坐稳,就想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他以为是管理科催要整改单就拿起电话嚷起来“我刚回到办公室哦,哪有这么快哦,明天早上给你送去好不好?”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张克。”
    “哦,是你啊!我以为是是管理科的小蒋呢。”顾跃明一听话音就缓和多了。
    那头电话里张克就把中学同学想聚会的事儿给他讲了一遍。还特意告诉他,李梅也通知好了,周六下午团结湖公园碧海餐厅见面。
    顾跃明有点不知所措,半天没讲话,那头的张克看顾跃明不再做声,就撂了一句话:“到时候你给李梅讲讲你的暗恋啊。”电话就被压了。
    电话已经给压了,顾跃明还拿着电话在愣神。直到办公室有人进来它才回过神来。他坐在椅子上想起几年前见李梅的那一幕:
    那年他和辛亚玲准备结婚了,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去医院婚检,各项指标都检查完了,在在门诊走廊里的椅子上等待化验单。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晃动。他下意识的向那面望去。他看清楚了是李梅。只见她挺个大肚子想得很费劲,旁边是他妈妈,正值深秋季节,她穿的很多,显得很臃肿。看有段距离就没过去打招呼,自己在等待辛亚玲的检出来。过一会,一个声音向他飘过来:“是顾跃明吧,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回头一看是李梅母女,说话的是他妈妈。小时候都在附近住,李梅妈妈顾跃明也很熟悉,他赶紧站起来向李梅妈妈问好,并说了他来婚检的情况。
    “你还是那么英俊,找的老婆也一定很漂亮吧!你看我家小梅找的这位女婿,什么也指望不上,产检还得让我来陪。”李梅妈一边夸顾跃明,一边数落起女婿来。
    “妈,你别在说了,他不是忙工作吗?他闲在家他还不来陪我?”李梅解释道。真说着话,辛亚玲检查完毕出来,李梅妈妈看见辛亚玲就笑呵呵地拉着她的手:“这位就是你媳妇啊,很漂亮嘛,看你多痛老婆啊,哪像我们那位……”说说到这里她没再往下说,看看女儿摇摇头。
    辛亚玲一看气氛有些异样,就赶紧和李梅母女告辞,拉着顾跃明走了。后来当她得知李梅就是他当年的追求的偶像时,就常常开他的玩笑。
    现在都过去六七年了,不知她现在是什么摸样了。他正在想回去该给辛亚玲怎么说。科长进来了,他对顾跃明说:“你检查的评分单我已经看过了,查出的问题,给被检单位领导打个招呼,让他们尽快整改。其他就按你打分结果向上报,再过半年还要检查一次。”顾跃明听完,马上开始整理检查评分结果。
    “顾同志,该下班了,有工作明天再做吧!”同办公室的小黄端着一盆水进来,开始洗脸了。顾跃明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
    回到家里的顾跃明躺在床上想着事。门开了,辛亚玲领着文文进来了。文文上了学前班,她可以看得懂大人的脸色了,看到爸爸脸色沉重地望着窗外,就拽着他*的衣襟小声说:“爸爸不高兴了,我们别惹他了!”
    辛亚玲蹲下来,给文文整整衣服,又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出去玩和小丽姐姐一会,我马上去做饭,爸爸可能是累了。”文文很懂事的点点头出去玩了。
    “我说你呀,能不能不要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回家,你情绪不好,全家都跟着不高兴,你看文文已经有思想压力了。”
    “没有,是我们聚会的事,今天张克来电话说,同学要聚会,那个李梅也要去,我不知该不该去,你的意见呢?”顾跃明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下来,下来,别有事没事在床上躺着。你不收拾屋子,请你尊重别人的劳动!床平平展展的,看你把它弄成什么样子了。”她先没回答他的问话到先数落起他来了,顾跃明这才下床,坐在椅子上。
    “你说,我该不该去?”
    “什么该不该的?”辛亚玲装着没听懂,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说。
    “你别装了,你说不去,我就不去了,我现在也不愿意去那个场面。”
    辛亚玲一看顾跃明有点急了,就再也憋不住,笑出声来。“应该去,会会老情人啊武汉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李梅不是也去吗,说说心里话正是时候啊!”
    “你再说,我打死你,让你取笑我。”顾跃明有些难为情了,就过来笑着打辛亚玲。两人打闹着一起倒在床上,两人的脸挨得很近,彼此的急促的呼吸都能感觉出来,两人四目相对深情的望着,谁也不再说话了,辛亚玲突然问他:“我好看,还是她好看?”“谁啊?”
    “李梅,赵琳。还有……”说完“咯咯”地笑起来。
    “让你再说,”顾跃明压住辛亚玲在她脸上狂吻起来。辛亚玲想挣扎却被顾跃明紧紧地抱着,一股炙热的气流向她扑来。不消说,他们吻了,吻得那么深,那么甜,那么热烈,仿佛要在这一瞬间,要把几年积攒下来的爱都释放出来似的,辛亚玲紧闭着眼睛,任凭软软的舌尖在她的脸上四处游走,她下意识的伸开双臂勾住他的脖颈,迎合着袭来的热浪,她有些眩晕,有些迷糊。突然胸部有揉动的感觉,她突然清醒了,一把推开顾跃明。
    “这是大白天哦,你别太放肆了。”说完,整理一下零乱的头发下床,进了厨房。
    周六下午,顾跃明按约定时间走向团结湖公园。还走到门口,就远远看见张克和一个女人在说话,他抬头看见顾跃明过来,就不再和那女人说话了。举起手,踮起脚,示意:“哥们,在这里,快过来!”
    顾跃明走近了,两人一起走向碧海餐厅。
    “和你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啊,不是咱们同学吗?”顾跃明顺口问张克。“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偶尔在这里碰到了,就寒暄几句。”
    顾跃明不在问什么了。
    两人一进餐厅,很多不熟悉的面孔展现在面前。一个个都是中年老成的样子,见到他俩进来,就过来打招呼:“张科长来了?”一个身体微胖的人和张克打招呼,而顾跃明倒像是陪着张克赴宴的陪客,那人像是不认识顾跃明。
    张克一看,拉过那个中年人,你过来,指着顾跃明说:“你不认识他吗?”“好像面熟.”那人眯着眼睛端详着顾跃明说。
    “你姓顾吧!”那人终于说对了顾跃明的姓氏。这是很多人都围过来,“哈哈,老顾你不认识啊,以前在一个居委会学习,你不记得了。”有人做进一步解释。
    可那人似乎并不关心顾跃明,而是东张西望像是在寻找什么,终于门口出现一个人物,那人急不可耐的奔了过去。
    顾跃明很不快的看着这一切,顺便问张克:“他是谁啊?怎么这么事故啊。”
    还没等张可解释,旁边的同学说:“他就是王胖子,王建平啊,就是那个小学在第二排坐得,学习最不好的那位啊。”顾跃明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似乎想起来了。便说:“就是小时候,在我家旁边搂住的,经常流鼻涕的那个吧!”
    “就是那位,现在可不得了,在一个单位给领导开车,路子广着呢,没他办不成的事。”张克说。
    人来的差不多了,聚会正式开始了。门口出现的那位人物拿起话筒作简短的讲话后,宴会开始了。顾跃明仔细看了那个讲话的人,“哦,这不是于成辉嘛!”他情不自禁地说出口。萍乡癫痫病治疗,这里的医院更专业
    酒过三巡,开始互相敬酒了。顾跃明一直关心的那位,他似乎还没找到,他在人群中搜索,张望。
    “瞧,那边最角的那一桌,就在那里,我早观察好了,一会过去近就去!”张克看出顾跃明的心思给他指明了。
    顾跃明小声说:“别太张扬,让人抓到把柄,闹咱的笑话。”张克点点头。看时机差不多了,他向顾跃明使了一个颜色,两人就直奔那边过去。
    来到桌前,张克一拱手说:“我和顾跃明给大家静一杯酒,希望在座的身体好,工作好,家庭幸福!”顾跃明也跟在后面说。这一桌女同学多,男同学少,挨个碰杯,碰到李梅那里,顾跃明微微一笑向她示意,她也很客气地端起酒杯喝了一点。
    这时,王胖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顾跃明身后,接过他的酒杯一看,啧啧地说:“心不诚啊,老顾,剩这么多酒啊,俗话说,心诚则灵,你心不诚,怎么能追到李梅呢?”他这一起哄,旁边的桌子的人都过来,“哈哈,顾跃明的心中偶像是李梅啊,今天我才知道,不行,顾跃明和李梅一定要喝交杯酒,这样才能了却老顾的思念之情啊。”一个叫马林的同学说。弄的顾跃明和李梅很难堪,不知怎么办好。
    在那边敬酒的于成辉一看这边这么热闹,便过来看个究竟。顾跃明像是看到岸边的一棵救命到稻草,急忙向他求援。”老于,你说说,我们喝交杯酒合适吗?你说句公道话!”
    “我看算了,同学嘛,别闹得太过火了,王局长要是知道他老婆被弄搞得这么狼狈,给怎么看呢?”大伙这下安静下来,互相望着,议论着,“谁是王局长!”
    这是于成辉又往下说:“就是李梅的老公,现在人我们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李梅很低调,不喜欢张扬。所以大家不知道,我今天把这个秘密透漏出来,王局长夫人您不生气吧?”他说完向李梅拱拱手。
    这时的王胖子很尴尬的站在那里,他想说什么,但又不知怎么说。最后,拿起那杯酒,自言自语地说:“都是我该死,居然开起王局长夫人的玩笑,我自罚一杯酒。”一饮而尽。
    酒席终于散了,王胖子喝得烂醉如泥,给人送回家了。
    在散场的路上,顾跃明先让张克回家了,而他有意的等李梅,李梅看到顾跃明在等她,也很大方的过去和他并排一起走。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单独在一起。顾跃明有些慌乱,左顾右盼的张望着。
    “没人监视你,你放心!”李梅笑着说。顾跃明的心这才安慰许多。
    “你一直暗恋我?”李梅很大方的问她他。“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顾跃明很不自在地说。“和我在一起紧张什么啊!”看到顾跃明紧张的样子,梅“咯咯”地笑出声来。
    “不过,还得感谢你,这么看的起我,我不能做你的妻子,但可以做你的好朋友,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我一定尽力忙祝你!”
    分手的时候,李梅很大方的伸出手,顾跃明赶紧握紧她的手,道别。看着李梅进了家属院,顾跃明喜滋滋地一路跳着,蹦着向家的方向一路走去,像又回到十八岁。
 

上一篇:三生石上,永久的誓言-

下一篇:秋日童话古典文学www.hlmsw.cn,sn.189.cn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