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小芹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情爱故事网

小芹是我的女友,家住巴河古镇临街附近。

在我的印象中,小芹总是脑后束着一条马尾巴,穿着花格子衣服,好看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迷人的酒窝,不高不矮的个头,说话和做事,时常带有一种巴河的温柔与贤淑。

那是一个意盎然的下午,初春的阳光洒向大地,万木开始复苏。正值十五六岁懵懂年华的我,赶着水牯牛,背着装满牛草的背篓回家,见家里来了客人,是村里有名的媒婆刘大婶,我们管她叫刘表叔母。

比我们年长一辈的非直亲者,我们皆称之为表叔或表叔母。她和在屋外院坝聊得正欢。

父母叫我。到了跟前,刘表叔母上下打量我,笑道:“娃都这么高了,初中快毕业了吧?”

我点了点头。在一旁搭讪道:“就是嘛,考不上高中,就回来打牛屁股。”( 网:www.sanwen.net )

回头望了望我:“树儿,刘表叔母正在给你介绍女,还不快说声谢谢。”

我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的表叔母,却羞红着脸,在他们的笑声中跑开了。

一个卡马西平药物是不是所有的癫痫患者都能使用呢?当场天,我被父母硬拽着去赶集。在媒婆刘表叔母的安排下,我和小芹第一次相了亲,彼此都还满意。

在我们那儿,所谓相亲,就是到场镇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双方隔得远远的,对视几眼,看是否有眼缘。看得上对方,就约定一个吉日,女方先到男方家做客,以便进一步了解,俗称“到屋”。女方满意后,男方就可以到女方家拜访,一来二去,这种相亲关系才算正式确立。

小芹到我家,本来定在正月十五日元宵节那天。迷信的父亲说,元宵与缘消,谐音相同,着实不妥。于是,父亲找来那本陈旧发黄的万年历,仔细掐算,最后改在几天后的母亲生日期间。

母亲生日头一天下午,小芹跟着媒婆刘表叔母到了我家。到来之前,来吃“生”的亲戚们,早就对着屋外探头探脑地。我也跟着把心儿提到嗓子眼上,毕竟第一次有了相亲对象,在那时幼小的中,带有几份新鲜、神秘与好奇之感。

几声犬吠过后,小芹已来到屋檐下。她怯生生地躲在媒婆身后,不经意间,她偷偷望了望我,脸顿时红到了耳根。于是,亲戚中就有人鼓掌,说我“屋头”来了,以后就等喝我们的喜酒了。

母亲的生日坐了好几大桌,热闹非凡。小芹是个闲不住的人,与大家厮混熟后,她看见小孩癫娴病能治好吗母亲和姐姐在灶屋忙得不亦乐乎,就争着去灶后架柴火。架柴火,在我们老家,亦称“传火”。

小芹端坐在板凳上,挽了挽衣袖,拿火钳伸向柴堆,夹起一些柴草放进灶孔。接着,她左手握住风箱杆,一伸一缩,不断推拉嵌在灶台下的风箱。随着灶孔里呼呼的风声,燃烧的柴草哔啵炸响,红红的火苗映照着小芹好看的脸……

后来,小芹每次来我家,都要跟我一起到山坡放牛割草,争抢着帮父母和姐姐做家务活,从不把当客人看待,这在父母及亲戚邻里间,留下了极好的口碑。

小芹在我家,渐渐地,不再显得那么拘谨与胆小。回眸浅笑中,话语明显多了起来,我从她的言谈举止中,读出了勤劳、朴实与善良。那段时光,亦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时光。

初中毕业,我考上了高中。因为学校离家有一百多里山路,我回家的次数明显少了,与同学们在一起,亦疏远了和女朋友小芹的关系。渐渐地,我觉得自己年龄尚小,本不该谈恋,只想好好读书,只想早点结束这种男女关系。

我选择了逃避,从此不敢再见到小芹。记得有一次回家,我到场镇赶集。一个人在集市上穿梭,左顾右盼,像做贼一样,深怕遇见小芹。

幸好整个过程,再没碰术后颠痫多长时间能停药?见过小芹。 我办好事情后,匆匆离去。就在上船回家的间隙,我忽然想到还有一样东西未买,无奈,只好下船,再次返回即将散场的集市。

等我刚刚返回集市不久,买好东西正欲离开,一双女的手苦苦拉住我。我惊慌地回头一看,是小芹,那个本想逃避不见的人儿。

小芹拉住我不放,流着泪,要我去她家。到了场镇一角,她背起一袋刚买的化肥,爬坡上坎,豆大的汗珠沿红朴朴的脸蛋往下掉,额前的头发与脸颊的发丝,被汗水紧紧粘贴到脸上。我于心不忍,几次想夺过帮她背爬,都被她用力推开。

在她家度过了的一天,因为是周末,要急着返校。我执意要走,却被她推向里屋,并关门上锁。须臾,我在屋内,听到屋外传来悲凄的哭声与抽泣声……

父母已察觉到我们出了危机,多次劝说,希望我自己拿定主意,如果“退婚”,将来不要怪他们。媒婆刘表叔母亦登门说情,想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挽回我与小芹的这段感情 。可我去意已定。

母亲收拾好小芹送给我的礼物,两双绣了一对怨鸯的“罢底”(即袜底或鞋垫),准备在赶集的时候,交还与她。

听母亲说,赶集那天,母亲找到小芹,说明来意。当母亲把“罢底”还与小芹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式时,小芹拉住母亲的手,一下子哭了起来,哭得异常,连赶集的众人亦侧目。母亲也跟着掉泪。

她接过罢底后,双手捧进怀里,隔一会儿,又返还给母亲:“妈,这罢底我不要了,就留下做个纪念吧!”

与小芹分手后,再见到小芹,已是数年后的一次。那时,我已参加了,被分配到当时十分红火的国营单位。

年关岁尾,我从城里的单位回老家过春节。在车上,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从我身旁闪身而过,就坐在我旁边不远处。

我仔细一看,正是小芹。只见她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本已年轻的她,比同龄人明显苍老了许多,的沧桑已爬上了眼角……

我好想走过去,与她打声招呼,抑或将背包里的糖果糕点,拿一部分,送给她的小孩。可我还是忍住了。她根本没有侧目望我一眼,似乎从她的内心,已将我彻底忘却……我不知道,自己是那么渺小,渺小得小芹已看不见,便觉十分悲凉。

风风雨多过去了,于四处飘泊的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小芹。不知她现在得咋样,但她在我的脑海里,愈来愈清晰……

潘雁飞2016年6月26日晚于成都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女儿柳(外一首)_散文网

下一篇:醉清风,月朦胧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